现实

现实

从上个星期开始,给学校请了假,好每天去医院看他。动手术那天,自己一天都在为接到医院的电话而做着思想准备。这次来的太突然,又加上假期前是工作最混乱的时候,所以到至今为止依然感觉最近发生的时候仿佛都不是真实的。所以,那天,一直不知道该怎样调整自己的情绪。他告诉我早上十点开始,手术要经历四个小时,所以下午2点应该会有消息。2点时给医院电话依然无信,一直熬到5点半再打,医生说,手术顺利,心里才总算放下了一块大石。

就在前两天收到John的消息,说他的太太几天前离世了。虽然他太太从患病开始,John就跟我分享着进展情况,自己总觉得现在医术那么发达,他太太的病成功率又是极高,所以每次都鼓励他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也是坚强的面对,以积极的心态,抱以希望。可是,噩耗还是传来,我没有告诉他我先生的情况,因为觉得人世实在太不公平。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来安慰他。只默默的真心希望他可以从悲伤和痛楚里走出来。

这就是生活,现实得太残酷。所以把握生命中的每一天,怎么样活的有价值活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吧。

Life must go on

Life must go on

再次打开这个博客,心情是复杂的,时光荏苒,在忙碌中忘记了还曾有过那么一段时光,自己每天写点内心里的感受,纪录一下生活中的琐事,和朋友在网上交流一些想法。两年刷一下的差不多就要过去了,在现在这个充满了微博140个字符、手指不离屏幕的时代,似乎以前的日子则洋溢着一丝久违的平静和温馨。

其实自己的生活,也简单化了,工作以后大多的把时间用在了工作上,工作量已经超过了全职的一半。加在在路上来回的奔波,属于自己的私人时间很少。做老师,假期多,放假时虽然机票酒店价格暴涨,也总是会安排旅程来给自己充电,给一成不变的生活增添一些色彩,来平衡生活这一秤杆。

和他一起,也经历过了不少风雨,依然依旧。上篇写他得了癌症动手术之后,康复后,再得到少许的安宁时光后,肝部又被诊断出癌症。只能做移植手术。那个时候自己是怎样的精神状态,现在也不愿意再去体会了。等待了半年之后,终于手术成功,自己也经历了我们在一起十几年来最害怕的日子。

等他恢复了差不多,生活又变得正常,只是现在看得更开了。说时候,生活中很多时间重要不重要,只在人们一念之间。我们的人生观、感情也发生了变化。后来,我们开始旅行,一年来去了很多目的地,意大利的Toscany和西班牙的Seville都是我们很久就梦想的地方,还有再次拜访卡普里岛的愿望,统统实现,不让以后再有遗憾。

生活和感情并不是只有一个公式,每个人都要按照公式来做着加减乘除。我们只要坦然,能接受我们所做的选择,那就好。一段日子也是一时好奇,在网上翻以前的帖子。突然翻到一个讨论我和他结婚事情的帖子,其中不知道是谁振振有词的再说,他搜索过我和他结婚后得到身份就离开了他。看得我哭笑不得,这样的人永远也不会领悟到生活的真谛,有些同情他。

我希望,自己可以写到这里就结束,那给人多些踏实。可是,就两天前,他又告诉我,医院告诉他肺部有肿瘤,必要进行手术。当时,觉得又是当头一棒,以前的阴霾又开始聚集笼罩来。可是,这人生中的又一道坎,自己还是要跨过的。与其哀怨,不如去面对。就如以往一样,坚信两人会一起度过。后面的道路依然充满光明。

布达佩斯

这次来到布达佩斯搭乘土耳其飞往中国的航班, 竟然很惊讶的发现两年前的同一天自己和他也刚好抵达布达佩斯。脸书的提醒还真够温馨, 只是常常容易勾起回忆和怀旧, 让我这样易动感情的人往往无法收敛自己的思绪。

跟以前不同的是, 这次短暂的停站充满了和煦的阳光, 大块人心。记得上次的温度很冷, 出门时总是穿得厚厚的, 还在当地添加了手套和帽子, 这次则轻松上阵, 走久了还微微发汗, 心情舒畅。

虽然自己对独自旅行的感受仍然模棱两可, 但是在旅行时那些不经意的小时光(small moments)还是给人带来巨大的满足感, 增加生活中的称码, 调节正负之间的平衡。相比以前空闲的时光, 现在整日忙碌, 等驻下足来平静的去面对生活里的小事, 更是珍贵。

旅行倒不是一味的看风景看名胜, 要看也要选择能激发出自己情感的事物和活动。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是一个咖啡馆一个咖啡馆, 总是走到哪里都喝着咖啡或是茶。殊不知简单的说这已成自己的生活习惯, 可以放松, 休息, 放慢生活的节奏。得更往上一层, 自己拜访的咖啡馆多是当地有名的地标, 各个有着迥异的建筑和装饰风格, 及时没有也透露着当地浓厚的生活气息, 都是对审美和情操的一副良好的药剂。

来到布达佩斯的第一日, 入住洲际酒店, 因为是洲际的ambassador会员, 所以免费升级到河景房, 窗户外就是著名的铁链桥和城堡。可谓是锦上添花。特别是到夜晚, 灯火点缀, 格外漂亮。洲际的设施有些陈旧不过好在服务一流, 每个工作人员都很友善也是有求必应。印象颇佳。

午餐是在tripadvisor上找的, 每次旅行总是少不了tripqdvisor。一定要看的是当地餐馆的排名和评价, 美食也是旅行中必不可的重头。上次来布达佩斯, 第一次遇上了当地的圣诞市场的。规模要比布鲁塞尔大得多, 而且更精致, 干净, 十分有气氛。圣诞市场上卖各种各样的吃的, 配上圣诞时期特别的热酒, 让人抗拒不了诱惑。所以那次吃饭基本上都在圣诞市场上解决, 即便宜又好吃。可是对当地餐馆却没有什么印象。

这次在tripadvisor上精挑细选了几个排名靠前的餐馆, 决定这次停留中就朝这几个奔就是了。到了酒店已是午餐时间便找了离酒店最近的Borkonyha餐厅。本来没有什么期待, 从菜单中可以看到食材都是比较高级的, 价格对于西欧国家水平来说不算贵。前菜点了煎鹅肝和扇贝, 主菜是安格斯牛肉腓力和脸颊肉。等到菜上来以后, 自己狠狠的被惊艳了。本来没有什么期待, 却面对着有米其林水准的菜肴, 心里充满了惊喜。无论是摆设还是烹饪, 再到食材的品质和各个食材的搭配, 绝对堪称完美。奇妙的是各个食材本身的味道被保留着, 当混合在一起享用时却又融洽及至。配上服务员推荐的匈牙利红酒, 很平滑纯美的口感, 让自己心里暗暗赞美。这次旅行的头算是开好了!

来布达佩斯之前有几个心愿, 第一是去泡温泉做马杀鸡, 第二就是到圣诞市场饱餐, 其他的则随遇而安, 第三就是去以前去过的那家有现场音乐表演的葡萄酒吧再去重温旧忆。结果这三个心愿一个都没有完成。特别是那个葡萄酒吧竟然变成了汉堡店, 客人熙熙攘攘, 与记忆中那温馨文艺的地方对比强烈。发消息告诉在家的他, 两人互相感叹一番。有些东西也只能属于回忆了。更要好好珍惜。

之所以没有刻意的去完成心愿也是因为旅行就是要随行。到了布达佩斯以后就想要去参拜圣史蒂芬大教堂。只为加深对这所宏伟教堂的印象。另外只要在欧洲旅行, 参观各地教堂也成必做的事情。现在只要一到达目的地就会有种被召唤感。其实, 教堂不只和宗教有关, 更多的是一个建筑艺术文化历史民生的浓缩, 自然也便有震慑心灵的力量。

路过大教堂三次, 前两次都只在外面欣赏, 最后一天才走进去膜拜。惊喜的是无意中遇到了当地合唱团的彩排, 估计是要在圣诞夜表演的。虽然是彩排, 可是圣歌响起的刹那, 加上教堂从建筑学上发挥的独特音效, 庄严的装饰, 声音纯净空灵, 仿佛来自另外一个美好的世界。数千年遗留下的圣歌, 不仅仅是宗教, 更是人心灵的遗产, 实实在在被莫名的感动了。

其他的时光多在漫步和咖啡馆中度过, 从铁链桥到山顶的宫殿, 商业步行街再到在几家商场看看衣服, 还有两个有名的咖啡馆, 一是到Café Gerbeaud用早餐, 一是在Café Alexandre喝下午茶。在布达佩斯最后的时光正好在房间收拾行李时, 窗外展现出多瑙河盼夕阳西下的美景。

本来这称得上一个美好的结尾。可是偏偏在离开布达佩斯的时候出了个小插曲, 坐出租车去机场付钱时竟把手机拉到了出租车里。等发现后惊恐万分, 不知道怎么办。像无头苍蝇一般询问别人能否借用电话联系出租车公司。还好一热心的女店员用自己的电话联系到出租车公司, 公司又找到了司机, 确认有电话又返回到机场把手机送回来。好在有惊无险, 十分感激, 给了其三十欧元以表谢意。

呵, 此时此刻在飞往伊斯坦布尔的飞机上, 码下这些文字, 零碎的片段又历历在目。愿有机会再到匈牙利。愿平安抵达上海。愿接下的旅程也有精彩。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面对

由于近几个星期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所以感悟很多。先生一个月前被确诊患了癌症,虽然知道他的身体状况一直不佳,就在去年就因为癌症而接受放射治疗,可是当得到消息的时候还是打击甚大。之前在医院的体检报告上得知有一些奇怪的参数变化时,几乎每天都在夜里默默祷告,乞求不是什么重大的病症。还曾为此去过常去的被我们叫做“ our church”的教堂点蜡烛祈福。每次祷告,就觉得内心无比的脆弱,那种把心中害怕的东西赤裸裸的陈述出来,哪怕只在自己的头脑和意识中,也是件需要勇气的事情。等医院的最终诊断出来,悲痛无奈,但是还要跟自己说要坚强地去面对。每个人都有自己伟大和闪光的地方,我的先生虽然跟凡人没有什么区别,可是他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可以镇定安然,即便这种情况下,他从没流露过消极的态度而是专心接受治疗,相反身边的家人朋友都担心万分。作为爱人,他的这种镇定给了我极大的安慰,让整个情形变得容易接受一些,这就是他过人之处。

这次真的怕了,怕失去他,怕生活会突然剧变,怕自己不知道怎么去应对。上上个星期他动手术,那时自己忙的一塌糊涂,本来打算在医院里等到他手术结束后去继续去学校教书,可是没想到原本两个小时的手术,竟然等到晚上8点依然没有音信。自己孤单一人在病房里,原来他躺着的床已经被推走,空荡荡的,好是别扭。突然,畏惧象脱缰的野马怎么也抑制不住地在内心升起,以前从来没有感觉过的畏惧,能把整个人吞噬。给学校最后一刻播了电话,说明情况不能去学校了,当听到自己的言语和讲述,就再也控制不住,哭了起来。无助的,孤独的哭。后来,一位好心的护士给手术室那边通了电话询问情况,得知手术已经结束现在他正在休息等待苏醒,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当护士推着载着他病床出来,两边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和管子,心里还是难受的,不过在他的面前要故作坚强,笑着对他说了声”hi”,他也惊讶的笑着回复,那一刻便知道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喜悦也一点点的涌上心田。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不吃不喝不动的在床上躺了五天,靠着吗啡和止痛片撑着,还好有家人和朋友来访,多多少少是点儿安慰。每次有人来时,他便跟人很认真的聊天,仿佛一切都安好,可是当人走去,神情就暗淡下来,露出疲惫和疼痛。没有办法的事情,好在医生说手术进行的很顺利,只要没有什么严重的后发症就应该可以好好的恢复。这真是令人振奋的消息。于是,不时的就会劝慰他说,好好的休息,疼在忍一忍,终会下去的。发生这样的事情,自己所能做的是少之甚少,除了每天去看看他陪陪他,也无能为力。只恨当时没有赶快把驾照考了或者学会做几份美味的西式佳肴,到现在用时才懊恼。两个星期已过,渐渐的他也开始能够下地走动,也开始有了胃口,只是开刀的地方依然疼痛。万幸的是,这期间没有发生什么复杂情况,一切指数正常稳定,医生护士天天审查照顾数次,可要感谢他们!希望这个周末之前可以回家!

这样的事情给人留下的经历是其他的事情不可相比的。不管是恐惧、悲哀还是坚强、喜悦,人的敏感度整个被放大了千万倍,每个情感都体会得十分清晰。最难受的,不说对他的担心,就是满身疲惫着走进家门时的寂凉、心里想要呐喊却没有人倾诉、需要朋友时却被拒绝的失望。患难见真情这句话得以印证。自己的生活和别人的生活,总隔着些什么,这是常理,很多现实的东西只能去接受,任由它去吧。经历了磨难,才会变得更坚强。

三月暴雪

三月中旬的布鲁塞尔竟然还是天寒地冻,让人一边哀怨得期盼春天的到来一边诅咒这该死的天气。印象中,这个冬天差不多持续了快半年了,风和日丽的天气也只是有过三两次,被困在阴暗湿冷的天气中,对温暖和阳光的渴望现在达到了峰值,在不暖和起来干脆真的要摔盘子出气了。昨日下了场暴雪,早上起来, 不出所料,新闻中全是比利时公共交通瘫痪的消息。每年都是如此,年复一年,那些人从来都不在教训中总结经验来更好的应对恶天气以及改善布鲁塞尔的公共交通。所以,只要一下大雪,全国交通就跟着一起雪葬了。一早上,连续收到学生的消息,说不能来上课了。结果本来一天上三节课,都被取消掉了。自己倒是有了一天清闲的时间,透透气,只是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该雀跃还是更觉得无奈。

这段日子,忙,于是没有什么时间做别的事情,不说和朋友聚会等等,就连正儿八经的事情也被放在一边,该学车的,现在还没有把理论的书翻完。照片也不经常拍了,顶多就是出门去吃饭的时候带着相机,看到什么拍什么,来小小满足一下自己。人们总说,工作忙比不忙的好,因为忙着就代表生计可以暂时有所保障。特别是在这不景气的情形下,能有工作就应该谢天谢地。自己也觉得这样,忙起来,生活就有规律,也懂得了一些时间的宝贵,只要现在有点休息的空间,就觉得十分的高兴。工作总的来说还算顺利,尽管鲁汶那边还是让人忧虑,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学校跟鲁汶大学合并,不知道会对我们老师以后的工作有什么影响。慢慢再来看吧。

春节的时候回了趟中国,自从来比利时就再也没有跟家人过过春节,这次正好春节和比利时这边的假期重叠,有一个星期的假,于是兴奋的买了机票回家过年。坐了两次飞机,一次火车,和一次汽车,终于到了家,这个年过的极为平静。虽然,自己明知现在的春节早已跟自己记忆中的大所不同,可以毕竟是团员的日子,所以能见见家人也挺好。可能自己现在真的没有什么太多的期待和所求,所以反而很容易满足。放假的时候,给小表弟每天补习英语,到过的十分的充实。只是再次感叹现在的中国变化之大,环境、物价、物欲等等,让自己越来越敬而远之。

安排了旅游给自己,四月复活节的时候去香港和台湾,七月八月去马来西亚。

DSC03801

DSC03748

Sony Nex 6

又腐败了!家里的相机已经有几个了,可是每次还是抵挡不住新相机出来时的占有欲。尼康的单反太大太重,去旅游时候每天背着腰酸背疼,莱卡小相机可是没有zoom而且在iso上了400的情况下就噪点非常明显,佳能的20D是老古董了更不用了。所以决定在12月旅行前买下这个索尼的Nex6,可惜像素依然是16M,跟尼康一样,真的想要一个大点的,但是Nex7太贵了。用了几天,有些惊喜有些失落,以后慢慢说来吧。先贴些照片出来: